世界上最受炒作的初创企业之一——由一位魅力非凡的 CEO 担任领导,一头浓密的鬃毛适合 17 世纪的法国君主——曾试图进行首次公开??募股,但失败了。这就是 WeWork 的故事——直到周四。

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改造,在 2019 年拙劣的 IPO 以屈辱和丑闻告终后近两年的交易首日上涨。

IP 哦哦

WeWork 的估值为 470 亿美元,当它计划在 2019 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时,投资者的名人录破门而入。被指控使用 WeWork 通过在首次公开募股前大规模抛售其股票以及将他拥有的建筑物出租给该公司来充实自己。

投资者对亏损望而却步,诺伊曼被迫辞职,IPO 被取消,2,400 人被解雇,日本投资巨头软银——不得不为自己在 WeWork 的投资减记数十亿美元——加紧救助该公司。

第二个股票上市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球类游戏:

WeWork 不是通过 IPO,而是通过与 BowX Acquisition 的 SPAC 合并上市。

该公司正试图再次站稳脚跟时,却被 Covid-19 大流行击倒,第二季度亏损 8.888 亿美元。新任 CEO Sandeep Mathrani 随后关闭了办公地点,重新协商租约,并裁减数千名员工,这让投资者相信 WeWork 对重组是认真的。

亚当的收益:周四 WeWork 的股价上涨了约 6% 至 11 美元——这对诺依曼来说是件好事,他仍然控制着约 11% 的投票股份。

软银的疼痛:软银,里面放$ 17十亿价值股票和债券的成WeWork,需要公司达到$ 15十亿的市值,以可能达到收支平衡。WeWork 的市值目前约为 90 亿美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